队建
你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> 队伍建设 >> 队建
漫漫扶贫路,拳拳爱民 —遂川县委政法委一名普通干部在黄坑乡昆岗扶贫的几点感悟
来源:吉安政法网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6

  在脱贫攻坚作为首要政治任务之时,作为遂川县委政法委一名普通干部,有幸被派驻遂川县黄坑乡昆岗村任第一书记,驻村一年多,时间虽短,但感触颇深。

  一、乡村干部才是贫困群众的主心骨。

  以前在学校时,觉得乡长是很大的官,很威风,乡干部都很潇洒,这家走走,那家玩玩,没有什么事。在机关上班时,也偶尔要下去搞个督查、调研之类的,开始发现乡干部并没那么潇洒,要调处各类矛盾纠纷,要应付各种检查,等等,感觉他们很辛苦。这次下村任职第一书记后,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乡村干部的辛酸了。就拿驻昆岗村的乡领导傅清海来说吧,参加工作以来,一直在乡镇,堆前2年,枚江5年,黄坑8年,这乡转战那镇。对大多数乡干部而言,除非考走或选调,若无特殊情况,一般要工作到接近五十岁时才可能进城,很是无奈,这也是大多乡镇干部的工作轨迹。他们也有要照顾的父母、儿女,但他们是一周难得回去一两次,常年在乡镇,默默工作,既有自己分管的工作,又得协助做好乡里其他工作,做好是本分,做不好上要挨领导的批,下要受老表的责骂,有时候真的很委屈,我时常想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支撑着他们,也许是肩上的责任,或许是百姓的认可才让他们默默坚守吧。驻村干部康薇还是位90末的年轻女干部,同年龄段的有些还在上大学,还在受父母的呵护。乡镇干部辛苦,村干部也一样,自脱贫攻坚以来,村干部基本脱产,拿着微不足道的工资,和我们国家工作人员一样,天天到村“打卡”,昆岗村支部书记更不简单,是位80后的女书记,丈夫常年在外务工,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她的照顾,但她舍小家顾大家,为村里的事忙上忙下,一天只有早上和晚上才有时间在家,她的小儿子都说不要她这个妈妈了,但她毫无怨言,再苦再难也咬牙坚持着,慢慢地从一位温柔的妈妈变成了一位“女汉子”。还有村长,子承父职,默默付出,为昆岗奉献了两代人的心血;会计是家里主要劳动力,要供两个小孩读书,但任职以来,只能辛苦妻子常年在外务工赚钱养家。谁无家,谁无父母子女,但乡村干部任劳任怨,默默耕耘,可谓是辛苦我一家,幸福千万家。  

  二、富民产业应是扶贫工作的主菜单。

  习总书记是从基层走出来的好书记,看到了还有一部分老百姓生活在贫困线之下,忧国忧民,作出了脱贫攻坚这项伟大决策,作出了不让任何一位贫困人口掉队的坚定承诺。为此,国家出台了各项扶贫政策,为落实政策,又层层加压,各种巡察、督查、检查一级压一级,到了乡村是最末一级了,有时为应付各种检查,完成任务,没有办法,到地方上是各显神通,想方设法给一些贫困户尽快脱贫, 各种补贴不定期打入贫困户一卡通,让其有一定的收入,扶贫注重的不仅是贫困户个体的长久发展,更是短期的收入达标,充分关注贫困户的自身培养,“输血”多“造血”少,难以保障稳定脱贫。并且“输血”多了有些贫困户还会心安理得,逐渐产生了等靠要思想。我就多次曾接到这样的电话,“杨书记,今年我怎么没低保了”、“我低保怎么更少了”、“我残补怎么还没到”……老天,低保是年年评的,不可能吃一辈子吧,国家补助只是一时一事,长远发展,后代培养还得靠你们自已呀。希望上级少点检查,注重产业就业扶贫,有劳动力的鼓励其自力更生,无劳动力的政府兜底保障,让贫困户实实在在的稳定脱贫。

  三、贫困乡村已成帮扶单位的主战场。

  不可否认,现在扶贫工作多,事情杂,任务重,单靠乡镇是很难完成,所以动员全社会力量支持,安排了县直单位帮扶,我想既然是“帮扶单位”,工作重点应该着重于怎么“帮”,比如争取帮扶资金、引进项目等等,但现在因脱贫攻坚任务越来越繁重,上级逐渐压给帮扶单位的工作也越来越多了。就拿我单位县委政法委来说,去年挂点昆岗村以来,主要领导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刘大春高度重视,人、财、物都倾力支持,还拉了许多企业单位一起帮,现光帮扶的各种财、物折算下来不少于40万了,现如今昆岗村已是焕然一新,可以说我们作为帮扶单位已是很尽心了。但现在我们单位不仅要管昆岗村,黄坑整乡的脱贫攻坚我们都得牵头去落实,去全部排查问题,去督促问题整改。单位每周例会都会安排扶贫工作,扶贫工作现已成了我单位的一项主要工作了。我们单位工作任务也比较重,单位人员又少,现在很多干部是不得不一身兼多职了,如分管扶贫工作的委领导,不仅是单位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书记、国安办主任,还曾任昆岗村扶贫工作队的“队长”,前不久还成为了黄坑乡整个扶贫工作的“指挥长”,大事小事都得抓,实是辛苦!我想扶贫工作任务重,不仅要我们帮扶单位出力,更要发挥乡村的主体作用,多方协作,才能共同打好脱贫攻坚这场硬仗!(遂川县委政法

  委 杨传军)